设置

背景颜色
字体大小

凉风知秋意,何顾深情

第二百四十二章 醉酒(1/2)

    ↘完♂本♂神♂立占↙手机用户输入地址:m.wanbentxt.com

    凉秋喝醉酒的时候很安静,不会大吵大闹,顾言把她扶起来的时候,她安静的靠在他的肩膀上,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,然后笑嘻嘻的说,"你来带我回家了吗?"

    顾言哭笑不得,亏得她还知道他是要来带她回家的。

    "好好靠着我。"他搂住她扑腾的小手,虽然她的动作幅度不大。但还是影响他走路了。

    顾言扶着凉秋,然后给Nobel道了声失礼。

    Nobel看了一眼靠在他身上的凉秋,顾言把她护得很好。他了然的笑了一下,第一次见凉秋时他就觉得顾言对凉秋不一样,他看凉秋的眼神并不是一个上司看下属的眼神。也没有男女朋友之间的那种暧昧。

    "顾总好像很在乎凉秋小姐啊。"Nobel半开玩笑的道。

    顾言闻言,看了一眼凉秋,然后缓缓道,"或许是吧。"

    他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吗?为什么连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都看得出,可是凉秋自己就看不出来呢?

    "那我就先带凉秋离开了。"顾言见凉秋醉得不轻,怕再留下来她闹笑话。要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那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Nobel点了点头,然后目送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顾言带着凉秋走到门口,伸手拦了一辆车,然后扶着凉秋上了车。

    "顾言,你给我叫的车啊?"凉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时,顾言刚好上车在她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顾言无奈的叹了口气,虽然说凉秋喝醉之后不闹,挺乖的,但是也太傻了,你看看这问的都是什么问题,不是他叫的车还是别人叫的吗?

    "是啊,坐车回家了。"顾言还是很耐心的回答她的话。

    "回家?"凉秋一听说要回家就不开心了,"我不回家,我们是来干什么来着,对了。喝酒,你让我下车,我要回去继续喝酒。"

    顾言一把抓住她要开车门的手。还好门被司机锁上了,不然凉秋现在已经在地上躺着了。

    "你别闹了,回去休息,太晚了。"顾言有些后怕的将她拉回位置上。

    "哦,好吧,既然太晚了。那我们就回家吧。"说完还对顾言发出了嘿嘿嘿的笑。

    顾言被她笑得毛骨悚然,好在没多久就到酒店了。

    顾言给了钱后,把凉秋扶着下了车。

    "司机叔叔再见啊??"凉秋笑着向司机招手。

    顾言向司机道了谢,然后把凉秋拉着向酒店走去,别招手了,人家又听不懂你说话。毕竟凉秋说的是本国语言。

    凉秋走在顾言身边。回酒店的路上只要见人就打招呼,顾言一路给人道歉到门口,直到打开房门后才消停片刻。

    她身上一股酒味。顾言本想直接给她把衣服换了,然后让她去洗一个澡,但凉秋却不配合。

    "顾言。我们一起玩游戏好不好?"凉秋笑着看着顾言。

    顾言额头冒黑线,喝醉了不睡觉玩啥游戏,亏他刚才还觉得她喝醉了不吵也不闹的,现在他决定收回那种认知。

    可是他记得以前凉秋喝醉的时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啊。真是令人头疼。

    "凉秋,听话,现在已经很晚了,你要玩游戏的话我们明天再玩好不好,我们先去洗澡,或者如果你不想洗澡的话我们就直接上床睡觉了。"顾言出声温柔的哄她,希望她能听话。以前凉秋喝醉酒,他也不是没有伺候过她,但那时候凉秋很乖的啊。让上床睡觉就睡觉了。

    凉秋听到顾言的声音,她突然抬头看着他,然后猛的摇头,"我不要,我不要,我不睡觉,我不洗澡,我就要和你玩游戏。"

    "顾言,我们玩捉迷藏好不好?"

    "顾言。你去躲着,范围只能在这间房内,我们一起玩捉迷藏。"

    "如果我找到你了,你就永远也不能躲着我了??"

    顾言闻言,眼里有着片刻的震惊,他看向凉秋的时候,发现她眼里蓄满了泪水,一眨眼便往下掉。

    "凉秋,你刚刚说什么?"顾言艰难的开口,这时候他发现自己因为情绪过激导致说话时嗓子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凉秋没有回答顾言的问题,而是踢掉自己脚上的鞋,然后爬上沙发,把自己的身体蜷缩在沙发上,虽然酒精已经麻痹了她的意识,可是她此刻觉得自己心里好难受,尤其是看着顾言的时候,那种清醒时不敢表露出来的委屈此刻皆数爆发。

    她蜷缩着身子在沙发上断断续续的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顾言不懂她此刻的情绪,或许他还沉浸在她刚刚说的那句话里,凉秋让他不要再躲着她。

    "凉秋,你为什么难过?"顾言走到沙发旁边在她的身边坐下,试探性的开口问她。

    凉秋抬头一把扑进他的怀里,"顾言??你是顾言吗?"

    没等顾言回答她的话,凉秋又继续道,"不,你一定不是顾言,顾言才不会管我呢,他也不会这么温柔的和我说话。"

    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